大学刑法课 (五十八)

(五十八)


  人家常形容说哭得很惨,叫做哭成了“泪人儿”,现在我们眼前的却是又哭又笑的两个“洨人儿”。陈湘宜老师好一点,她身上虽然沾到精液,至少脸上仍是俏丽动人的模样;于馨兰博士就恐怖了,勉强看得出是个轻熟美女,但是头发上凝固的白浆和脸上充满“保湿”效果的白浊液体让她看起来淫猥不堪,尤其是站起来的时候下半身和地板之间牵成的一整片浓稠精液长丝,让人对于刚刚她到底是遭受怎样的凌虐感到不寒而栗。
  不过,她们总算是重修旧好,絮絮叨叨地在恭维彼此刚刚的手段。
  “馨兰妳刚刚的计划简直天衣无缝,先是引诱我学生勃起,然后设计让他自以为挣脱束缚,其实是本来就不想束缚住他,这样就没有妨害自由的问题;然后再营造出看似他主动进行性攻击的情境,进而构陷他入罪,这一招实在不错。”陈湘宜老师微笑着赞叹于老师刚刚几乎成功了的诡计。
  “湘宜妳才厉害,刚刚那么段短的时间妳竟然能学生桥好怎么装傻,然后不讲太深奥的学理,单纯用大一生就能了解的原则来以暴制暴,惹到妳真的是倒了八辈子的楣。只是妳真的太狠了,我现在子宫还怪怪的。”于老师虽然想要笑一笑让陈湘宜老师知道她还好,但毕竟体内真的被灌入太多人份的精液,一边忍住腹腔的不适揉揉肚子,一边擦着眼泪,而阴毛丛生的胯间依稀还滴着精液。
  “对不起嘛,刚刚一时在气头上,想说妳就算跟我有仇,也不该欺负我学生,所以就…不过我没有跟学生桥喔,是他们自己看眼神和暗示决定怎么进行的,嘿嘿,毕竟在课堂上被我荼毒了三年嘛。”陈湘宜老师俏皮地吐了吐舌头,但是她马上皱着眉头“呸呸呸”吐了几口口水出来。
  呵,我懂了,刚刚她和于馨兰老师忘情相拥诉说彼此的情感,不小心在嘴边沾到了一些精液,现在舌头一伸到嘴唇附近,就理所当然尝到了腥臭的味道,要知道根据日本某家女性用品最新研究报告,她们的女性会员当中,虽然82.1%有过口爆经验,但“既臭又难吃”却是她们一贯的感想,要不是樱花妹总是无条件为男性付出,谁想用嘴巴碰那么恐怖的液体。
  等等,干!连我都很少口爆老师,是哪个家伙有幸让老师品尝到他子孙们的滋味!?可恶可恶可恶!
  “还有一个妳没发现的梗,我虽然诱惑李同学导致他勃起,我可始终没有露出性器喔,这样一来我也没有妨害风化或性侵的问题。”于馨兰老师得意地揭露她的想法,却忘记现在她不止露出性器,还是被众多年轻小鬼头大量灌精在内的凄惨鲍鱼,唉,这些学法律的到后来都见树不见林,只会钻牛角尖,看见自己想要看的,却忽略了旁人眼里是怎么想的。
  “等一下我要带学生们去逛夜晚的校园,妳这边有沐浴间吗?我得洗洗。”老师拿面纸擦了擦手,然后拿起衣物询问于博士,同时要我们也回游览车上换上干净衣物,然后才来进行校园的巡礼。
  “我也要去我也要去!”于老师开心地像个小女生一样举起右手,豪乳也因此抖个不停,以她的年纪做出这么可爱的举动,坦白说并不突兀,大概是看到老同学,心理年龄随之降低,加上她本来就是个美人儿,就像年过四十的志玲姐姐也不会因为娃娃音而引人反感一样。她接着道:“沐浴间校园里有,不过有点远,我这边是只有一间,我们得一起洗,不然学生们会等很久。”
  “不好吧…”陈湘宜老师自觉在学生面前讨论这些不太恰当,刚要拒绝,于馨兰老师接着道:“以前在大学里又不是没有这样过。”陈老师这才半推半就地被她拉着往沐浴间去。
  于馨兰老师推开VIP室的门时,先弯着腰让乳房垂下晃呀晃的,鬼鬼祟祟打量着外面有没有其他人,确定酒吧已经打烊,只剩我们这些台湾来的同胞,而且刚刚也看过她性交的媚态,甚至大部分还对着她的身体意淫射精过,她这才毫无顾忌,牵着陈湘宜老师的手,两个大女孩一丝不挂地蹦蹦跳跳往沐浴间跑去。从背后看着她们光溜溜的性感背影,让我意识到下体的紧绷,这才惊觉我的小小平还没有消肿。
  马的,这样是要怎么逛校园啦,幸好这些学法律的同学们自主性极高,不需整队或点名,往往能按时集合、解散,趁着他们一一回到游览车上换干净的衣物,我这才偷偷往反方向走,在酒吧内乱闯,希望能觅得一些春光,最好是能让我在短时间内胯下消肿的那种。
  果然没多久我就听到莲蓬头的水声,然后是两个女性银铃般的笑语,老师虽然今年28岁,于馨兰老师年纪更大,推测应有三十多岁,但是她们两个在大学教书和小弟弟小妹妹相处久了,偶尔个性上像孩子的部分还是趁着老同学聚首的机会显现出来。
  我蹑手蹑脚地循着水声走近沐浴间,隔着塑胶门听见她们一边洗澡一边玩弄对方的身体:“哇,胸部真的好大。”这句话应该是老师说的。“妳的也不小啦,叫李同学多揉几下就会又变大啦。”靠,于老师果然看穿我和老师的关系。
  “妳别乱说喔,我们才不是那样。”老师的声音愈来愈心虚,开始呈现臭奶呆状态。
  “呵,他不错啊,刚刚就他没有对我怎样。”于老师的声音伴随着一点跳跃和跺脚发出的声响,我想她现在应该正忙着利用重力让阴道内的精液流出吧,不然等一下怎么陪我们逛校园。
  “他应该只是吓傻了吧,不然他平常色的咧。”完全命中,不过老师的声音带着愉悦,应该没有把我竟敢对着于老师肉体勃起的这件事放在心上。
  “妳怎么知道他很色,妳们那个过了?”于老师的声音已经小声到几乎听不见。
  “妳很讨厌!”老师尖声抗议于老师的问题,同时里面水声四溅,搞不好又打起来了,我真想冲进去说:“别再为我而争吵了!”
  “哟~~~以前的冰山美人,现在竟然染指学生!”于馨兰教授讲话的语调愈来愈上扬,就像个菜市场的中年大妈,巴不得让全世界都知道陈湘宜老师这个以前纵横慕尼黑大学法学院的完美同学也有不堪的一面。
  唉,看来是没什么沙必斯了,只听得到两个萧查某一直抬杠的声音,我还以为她们会趁着一起洗澡顺便“百合”一下的说。不过至少确定她们两个真的是暂时合好了,不会又突然搞出什么密室强奸事件陷害对方。
  “妳干嘛啦!”咦?难道真的出事了,我听见老师的尖叫。
  “不然给妳摸回来。”这是于老师的声音。
  “才不要,都是洨。”靠,我第一次听见老师把精液称呼成洨,怎么说呢,跟平常正气凛然的高知识份子模样反差太大了,真希望有生之年能够一边听着老师用台语浪叫一边做爱。
  等等,那不就表示刚刚于教授偷袭了老师的胯下?不然都洗那么久了,怎么还会说可以让老师摸回去,而老师因为那边都是精液而拒绝,这绝对是因为刚刚于教授偷摸了老师的小妹妹一下啊!精采的总算来了!
  “也让妳尝尝,让妳尝尝!”矮额,可以想像现在于教授正把胯间仍不时流出的精液试图抹在老师嘴上。
  “嗯~~!”老师应该是紧抿着嘴巴在挣扎吧。
  “不玩了啦,学生还在等耶。”老师总算主动结束这场闹剧,然后两个人交谈的声音就模糊到听不清楚了,我看也差不多了,赶紧回游览车上换上衣裤。
  难怪当初建议携带项目有一个什么“请多带一套换洗衣物”,原来就是要给我们惊喜,重现天启大爆炸,让我们了解德国人在化学和工业上的厉害。
  呵,不过换好裤子后,我胯下的肿胀还是超级明显,加上刚刚于馨兰老师拉着陈湘宜老师两个大美人一起裸体小跑步的美丽画面在我脑海久久挥之不去,我想短时间内同学们应该可以体谅我胯下的失态,不会叫我变态吧。
  “啊~~~变态!”走过我身边的苏蓓君由于要侧身闪过正在点名的班代何心瑜,朝向我这边的她很容易便看见我的裤档肿了好大一包。
  呜呜…我懒得解释了,只好在女同学的指指点点中下车列队,然后由何心瑜带领到酒吧门口等待两位女老师。
  梳洗完毕、换上衣服的她们果真艳光四射,美丽的尤物不会因为她们性交的媚态曾经被人见过而有所折损。平常的美丽和性爱时的狂野是两回事,再漂亮的女性,再优雅的男性,为了传宗接代,一辈子总要有那难登大雅之堂的时候,但我从不觉得那样的举动是丑陋的,只有假道学的人才会抨击性爱这回事,只要不毒害未成年人的身心,让波多野结衣登上悠游卡封面又有何妨,前任悠游卡公司董事长自己不是就拍过A片吗?(连胜文:干。)
  
}
友情链接: 搞搞网 无码影院 步兵视频